菜鳥物流
菜鳥物流 » 生活 » 文體 »

2020馬郢鄉村影像工作坊作品

草莓王子-鄉約酒店老闆張海波

草莓王子-鄉約酒店老闆張海波

馬郢村部保安-小丑演員李炳松

馬郢村部保安-小丑演員李炳松

農民-志願者孫豔

農民-志願者孫豔

沈國慧

身份,指的是一個人的出生和社會地位。

在城市裏,最近幾年特別流行的一個詞是“斜槓青年”,指的是一個人往往有着多重身份,他或者她,可能是一個企業的職員,同時也是一個自媒體人,甚至同時也在經營自己的店鋪。

而傳統意義上,中國的鄉村是靜止的,人的身份也大多是農民。但是,因為城市的發展給鄉村帶來的連鎖反應,以及始於2015年的馬郢計劃給當地老百姓帶來的一車車的遊客和新鮮的理念,在農民這個基礎身份之外,馬郢村民會有一些其他的身份,比如志願者、飯店老闆等等,這也是這件專題作品的由來。

圖片4

圖片5

圖片6

郭浩原

現實,非現實

此次影像系列作品採用的超現實主義影像處理手法,超現實主義最重要的哲學依據是潛意識學説。潛意識常表現為雜亂無章的反常規的幻境,正是這種不確定性決定了超現實主義的反邏輯及非理性的“反常”特徵,就是要“化解向來存在於夢境與現實之間的衝突,而表達於一種絕對的真實,一種超越的真實”。經過馬郢工作坊期間對馬郢在地景觀、人文、生態等方面的深入調研,逐漸收集到大量的視覺信息碎片,通過電腦後期影像合成的方法逐步構建出自我潛意識狀態下對馬郢的認識和構架。

圖片7

圖片9

圖片8

金政

守望者

對於馬郢,當我第一次來到這,看到我喜歡的田野和麥子,彷彿有一種重新再去回憶台灣攝影教父阮義忠老師的書《人與土地》,會想到書中的那些圖片和片段,有一種迴歸大自然的感覺。

我的實踐項目,更多的是關注馬郢自然環境及生態環境對馬郢計劃的轉變,想用自然與非自然的結合,通過影像和裝置來闡述一下我對於馬郢現狀的觀察以及表達。看似自然與非自然是衝突的矛盾的,但是其實這個一個循環體 通過不同角度剖析和衍生,通過我的表達,來描述我想表達的馬郢。

信封封筒,再普通不過的東西,它對於我來説是一種特別的存在,感覺就像是一種記憶或者故鄉的想念,可能每個人對它都有不同的認識吧,也許是一種鄉愁也許是一種痕跡,我藉助這個元素,想與大自然有個對話,在麥田裏,像是守望者,金黃的麥穗與土黃色的封筒在一起,不是一張很唯美的畫作麼,自然與非自然物的結合,也想隱喻馬郢的自然之美和和諧之美。馬郢計劃對馬郢產生了巨大的化學效應,也是長久的,但不一定是永久的,但我希望對於這裏的環境和大自然是一個永久的良性作用。等到很久以後再回頭看,是多麼美好的一件事。

圖片10

圖片11

圖片12

李更生

以夢為馬的少年

和許健相識還是基於馬郢影像工作坊的拍攝項目,當諮詢馬會負責人和村裏志願者濤哥的時候,都提到許健這個名字。許健楊廟中學九年級3班的一名學生,祖孫三代居在馬郢村。由於是9年級的學生,許健週一到週五都住校,只有週末空餘的時間在馬場訓練。

週末馬場羅總聯繫了許建來馬場訓練,給我第一印象這個瘦弱的男孩子少言寡語,一邊打掃衞生一邊和我聊天,基本上是我問他回答,也就是幾個字的交流,可能看我在拍照片,感覺有些拘謹。打掃馬廄衞生的時候卻是認真仔細,流程相當熟悉。這時馬場羅總過來和我介紹了許健的基本情況,我才知道這是凡辰國際馬會在馬郢村的一個公益項目,免費教這些在馬郢村裏的孩子學習馬術。我知道馬術運動在發達地區都是一個花費巨大的一個項目,一般家庭的孩子也承受不起,但是在馬郢村,這些孩子都是免費學,許健是馬郢村凡辰國際馬會招募的騎士隊員之一,從2018年開始接觸馬術,是村裏幾個學習馬術的孩子裏成績突出的一個,達到了初級馬術運動員的水平。我心裏想這個瘦弱的男孩在馬上會是一個什麼的狀態。

當羅總提醒許健可以自己選馬訓練的時候,這個男孩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換好騎士服帶上頭盔後,牽着一匹大黑馬來到訓練場地是,沒有一絲猶豫翻身上馬,身形矯健,一個英俊少年端坐在馬鞍上出現在我面前,目光堅定是那麼的自信。

許建的拍攝項目內容包括在馬場教練的教學訓練,平時的日常生活狀態,在學校學習生活的情況,從拍攝照片的內容來看能夠反映出馬郢計劃在實施過程中帶來的效果,對一個農村孩子的改變,也許這個瘦弱的學馬術的男孩不一定能成為一名出色的騎手,但在他的整個人生中絕對是一種改變的力量。我想這就應該是馬郢計劃的精神所在。這是一個馬郢村莊裏的少年與馬以及夢想的故事。

圖片13

圖片15

圖片14

陸紫靈

《門》

門,“聞也。從二户。象形。凡門之屬皆從門。”《説文解字》中將其解為由二户構成,“户”本為單扇門之形,可正反書寫,屬獨體象形,“門”則由兩個獨體象形的户組成。因而,“門”可為會意字,引申為“家”“人家”“門等”等,“門”獨體為户,也指稱“出入”。

馬郢,在城市與鄉村之間架橋,12個自然村,418户,無數個走出去又走進來的馬郢人構建着一個正在新興發展的夢想之村。馬郢之景,又可以陶淵明在《歸去來兮辭》中描繪的那般形容:““園日涉以成趣,門雖設而常關。”

作為介入到內部的“局外人”,在參與觀察馬郢的過程中一直在尋求全新的、可變的方位。“門”系列,經過反覆地實踐與求索,將主觀體驗放置場景中不斷切換與設計,在超出預期的偶然性之下,重生了具有多重語義的圖像,逐步形成了一個新的構架與新的認識方式。正如杜尚的現成品一樣,唯有“體現了一種思想,擁有了一種內容,表達了一種意義時,才能以藝術品的姿態被認可”。因此其,將“門”作為人、事、物以及空間的紐帶,在馬郢“進出”的動態背景下,試圖實現此時此地此門、獨一的、“靈光”的存在。

敲吧!門終究會開的。

迷.尋

迷.尋

迷.尋

劉躍

迷·尋

最初我對鄉村影像田野調查是一個陌生的概念,對我來説是一件既迷茫又像謎一樣的事情。我抱着好奇心從對馬郢村的陌生慢慢地產生了一種對鄉村生活的眷戀。

第一階段兩天時間我在被定主題和拍攝對象方面不斷地困擾着,可以説是一個反覆推倒重來的過程。第二階段帶着這種困擾和擔憂,再次來到馬郢村進行集中創作。在陳強和陳宇飛兩位導師的鼓勵和引導下,把我內在的能量給徹底激發出來了,讓我有了一次足夠自由的創作空間。

下面我就介紹一下我的創作方法以及創作靈感的產生,作品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是《迷.尋》系列,我的創作方法是先去觀察,暫時忘掉主題,然後通過在鄉村在地性觀察到的環境中找尋了一些突破口。抱着好奇心像個獵手一樣不斷地在鄉村中游走,通過以往視覺經驗在地性觀察,主動介入藝術觀念和嘗試性的行為表達方式,時刻保持着敏鋭的警覺,從平凡細微的景象中一一分解出來,快速找到了與內心相符的景象,把正在發生、靈光一現的東西記錄下來。之所以把題目定為《迷.尋》,是因為這一系列照片是在迷茫中不斷尋找出來的,對馬郢村環境好奇的心又像謎一樣的神祕……

在別處

在別處

在別處

劉躍

在別處

第二部分是《在別處》系列,鄉村作為城市後方的特殊區域,有着城市沒有的那種得天獨厚的安逸,在馬郢村生活的這幾天,彷彿從城市的車水馬龍的節奏中一下子融進了鄉村的氣息中,我感覺我的內心與馬郢村產生了一絲絲的情感,在我的心裏慢慢地迸發出來了,在城市中為了生活每天奔波,而馬郢村讓我找到了一種自由的安逸,我想把這種矛盾的內心和渴望自由的情感安放到自己的影像作品裏。當在慢慢熟知的環境裏帶入自己的情感時,那種圖像感就會在腦海裏不斷浮現,我把自己比作一個氣球,在馬郢村駐留了幾天,在這裏能把無處安放的情緒隨意地安放起來,從側面也反應出馬郢村作為安徽特色旅遊村,有着包容開放的理念,也體現了新時代中國農村發展的一個縮影,同時也看到了城市化進程發展的脈絡,在城市快速生活的節奏中,鄉村也成為城市駐留的一個避風港,在現實的理想主義中找到了一個生活的港灣,鄉村是城市人們嚮往生活的別處。

從迷茫和好奇的尋找過程中,讓我在馬郢村最終找到了一絲安逸,我想到了工作坊快要結束時,離開馬郢村的最後一個下午,我站在第一天剛來到馬郢村的旅客接待中心廣場上停留很久,腦子一直在浮現一個畫面,我想把我剛來到馬郢村看到的第一感受記錄下來,就是馬郢村新建的房屋,我對旅客中心廣場的花園池很感興趣,我想通過馬郢村現在的建築房屋當背景,前景把自己的身體介入到中央花園池裏,於是我找到了鄉柬民宿的管家小石,讓他協助我完成這個最後的畫面,很多感受並不是我想要去拍,而是被拍攝對象讓你去拍它,彷彿在不斷地與你互動交流着,從《迷.尋》到《在別處》,是我通過這次鄉村田野調查從陌生到熟悉的互動體驗過程。

11111111jpg

吳飛龍

樹——村

“無樹不成村”農村的每一個村莊都會有一些大樹。

老人們説,樹會給村子帶來好運。不清楚是否確實會給村子帶來好運,但是樹確實給村子帶來便利。因為枝繁葉茂,一天的農活結束後,人們會在老樹下聚集休息、或躺或坐、聊聊家長裏短。。。

樹是一張名片。不僅是村子的象徵,也是回家的嚮導。“無樹不成村”指路的同時,更是寄託了遊子對故鄉的思念。

馬郢12個自然村,每個村子都有一些老樹。有的是村裏的老人親手種下,有的更久遠,是老人的先人種下。時事變遷,人老了,房屋換新了,老樹依然矗立在那裏,見證着村莊曾經的繁榮和發展。

調查期間,我詳細詢問了村裏的老人,這些樹的來歷和時間,用相機記錄下村子裏的老樹和老人,用黑白色和長卷中國畫的形式來闡述老樹和老人的故事。希望馬郢村在發展的同時,保護好這些老樹,不要讓這些曾經的美麗畫面消失。

圖片23

圖片25

圖片24

熊施程

《沿地面生長》

路邊花叢中掩藏了一些不起眼的花株,它們被踩壓、折斷,看似被改變命運的走向,卻又硬生生地扭曲自己的身軀,向陽而生。

而路上有這麼一羣人, 他們也隱沒在人羣中,因為一些先天或後天的生理障礙,被排除在由多數健全人構建的社會主體之外。他們卻靠向上的生命本能,綻放出更豐盈的自我。

在有陽光泄露的地方,就有沿着地面的生長。

1

3

2

熊施程

《缺席》

在農村的家庭中,伴隨一個孩子出生,便會增添一把小板凳,而之後隨着子女的出走,這種有着一對一關係的板凳便閒置在家中,與父母一起填充偌大的家庭空間。

傳統家族分散成多個家庭,家庭再進一步出走為多個個體。家庭關係的多重身份便只有一種在場,而剩餘的就多靠不斷的返回和信息維護着。

交通讓人回來越快,卻也讓人走的越遠。信息讓人交流越方便,卻也可能代替了更多現實中的相見。即使信息的及時性和全方位模擬,也依然無法真正癒合離開的裂痕,被留下的人不得不面對:板凳依然在那裏,無人坐下。

每個人身邊都有很多空缺的椅子,如同一條拉鍊,一塊拼圖,湊在一起,成了關係。可能需要承認的是:我們能每個人能參與的湊桌子多了,但因此有的桌子也會有人缺席。

1

2

3

安安

馬郢她舞

作品闡述:本作品以“戲劇的實質藴藏於人類觀察自我的過程當中…”為理論依據,以關懷馬郢女性心理為出發點,指引舞者通過記憶的畫面和想象做出戲劇行動——形成某種形式的舞蹈動作,在此過程中,舞者會在自我深處與潛意識建立起聯結,最終有望實現自我認知和自我補償。本作品最終整理編輯出8名馬郢女性的舞蹈,每一支舞都是獨特的,體現着她們對生活的理解、自我的認知。

圖片26

圖片28

圖片27

陳宇飛

我與馬郢

2020年9月和10月我以藝術家和學術觀察的雙重身份參加了由陳強老師發起和主持的“馬郢鄉村影像調查”工作坊,

當我用行動中的身體介入到鄉村場域裏,現場的能量所給你的激發,是自己平時在工作室裏創作感受不到的。

在這裏,所有的思考都與身體有關,在行走中去發現物料,身體與物料產生別樣(非實用目的)的關聯,放置在具體的鄉村處境中,用行為圖片的方式記錄了我的個人藝術實踐。

我的同事郭浩原老師幫助我實施了作品的攝影部分。

與此同時,我也在馬郢延展了我的個人藝術項目《恍如抵達》的光效部分。並以在地為靈感來源設計了兩個公共藝術方案《生生不息》和《天鏡》(未實施)。

編輯: 洪孟晨 返回菜鳥物流菜鳥物流
直播:藍領朋友圈  雲端鬧元宵